宋代出家当和尚竟然还得要钱?!

2017-12-20 08:36 来源: 河南旅游网

    《清明上河图》反映的是北宋时期的社会风貌,画中人物神态各异、迥然有神,其中,行脚僧人亦是画中一大特色。如今,在依图而建的清明上河园景区里,僧人穿行在游客中,成为游客互动的一大亮点。在宋代做和尚是需要执照的。其实不仅仅在宋代,追溯到唐朝时期,就需要度牒了……

    唐朝的度牒用绫素钿轴,取材精良,制作考究,像嘉士德、苏富比拍卖的绢本古画。北宋的度牒有些偷工减料,是用纸做的。这么贵的东东,政府还要节约成本,老百姓当然也不买帐,于是就有人开始造价,一时间假度牒泛滥。当时有没有验钞机之类的工具,全凭一双肉眼对着阳光照一照,以辨真假,这样一来政府被搞得十分狼狈。不过,赵员外送给鲁达的那张度牒不会是假的,一则赵员外身价千万,犯不着弄假度牒惹祸上身;二则像五台山文殊院这样的大寺院里的当家和尚早已炼成火眼金睛,一看二摸,真的假不了,假的真不了。造假度牒这种尴尬局面到南宋得到了改观,南宋政府吸取教训,觉得这个制作成本省不得,于是改用娟制,质地和官诰(相当于现代官员的委任状、任命书)相似。由于制作工艺复杂,假度牒现象才得以遏制。


    度牒上详细记录着僧尼的原籍、俗名、年龄、所隶属的寺院、师父名字、师承关系以及官府有关职掌宗教事务人员(相当于现在的宗教局官员)的信息。僧尼死后或者中途还俗,度牒必须上缴。哦,对了,宋朝还有规定:犯了罪的人如果剃度出家、皈依佛门则视为重新做人,即可既往不咎,所以鲁达打死镇关西后化身鲁智深,就可以酒照喝、肉照吃,而不用担心公安局上门。

    正因为有这许多好处,宋朝的度僧限制也异常严格,规定在拥有一百个僧众的地区方可剃度一人,这可比今天考大学、考公务员的录取比例还要低。做和尚比做公务员还要难,这就是宋朝。

    没有度牒的人如果想出家,那就要先到寺院里去当“行者”,相当于现在的临时工,担负寺院里的各项杂役,如种地、舂米,还有前文所述的报晓等工作。武松没有赵员外这样的朋友相帮,所以只好当行者,比鲁智深差了一个等级。


    行者不剃头,将发型改为垂发,京剧或影视剧中行者武松的扮相和造型就是其中的典型。行者也可以从师受沙弥戒,但必须得等到朝廷规定度僧的时日到来,经过官府甄别并且通过试经等考试,成绩合格者方可得到许可,给予度牒并指定僧籍隶属于某寺院,这才算取得正式的僧人资格,才能剃度为僧。想想看,做一个和尚有多难,像我们熟知的孙行者、武行者,都只不过是候补和尚而已。这是没有度牒的苦!

    度牒紧俏,社会上就出现了争购度牒的风潮。那些有权有势的世俗地主争购空名度牒,既是表达一种佛教信仰,也是为了寄名僧籍后可以逃避国家的赋税徭役,像赵员外那样。这也说明在宋代,豪绅之家购买空名度牒已是一种佛教信仰和炫耀财富的表现;而那些豪门官吏参与争购空名度牒,更主要是为了炒买炒卖,低进高出,从中渔利。从某种意义上说,度牒倒有些像今天的股票了。


    股票被炒的太疯狂,监证会就要出手干涉;同样,度牒被炒的太热闹,宋朝政府也会感到不安。北宋末年,宋徽宗就不得不下诏书,禁止这种贱买贵卖、非法牟取暴利的投机行为,规定凡是不按官方牌价私相买卖度牒者,一经发现,钱钞一律没收充公,由国家作为罚没款处置,已经剃度的和尚也一概勒令还俗。

    可是,这道圣旨最终还是敌不过市场经济的大潮,何况颁布这道圣旨的皇帝都被辽人捉去当俘虏了,因此度牒炒作之风到南宋时再度死灰复燃,且愈演愈烈。到后来,不少俗家地主都手握度牒,倒是真正的出家人买不到官价度牒,就只得千方百计购买黑市度牒。在川蜀地区,一张度牒的官价是一千贯(注意,比唐朝涨了十倍,已经相当于人民币一百万了),而民间黑市的价格涨到了一千六百贯,比官价高出60%。有的人想出家而买不到度牒,竟然干出了杀人劫牒的勾当。


    益州知州张咏审问一个可疑的僧人,发现此人的度牒信息与口供多有出入。

    “这张度牒是你本人的?”

    “是的,大人,千真万确。”

    “你的师父叫什么名字?”

    “叫悟空。”

    “悟空从前在哪家寺庙出家?”

    “是跟唐僧一起去西天取经的。”

    “呔!谁让你乱说《西游记》来!”

    张咏惊堂木一拍,大喝一声,于是当庭下判词:“勘杀人罪。”

    衙门胥吏们都想不通,认为知州判案也太玄乎了。但后来查实,张咏的判断准确无误,此人获度牒不能,乃佯装与一个拥有度牒的僧人结伴同行,途中杀僧而劫取度牒、僧衣,自行披剃为僧,冒名顶替。为了当一个和尚,居然要去杀人!

    政府见此情形也无奈,既然已经管不住了,也就干脆放开吧。


    史书上记载,宋高宗赵构就曾下令财政支付二百道度牒给岳飞。读史的人不免纳闷,岳飞要那么多度牒干什么?难道岳家军有那么多人看破红尘要出家?还是厌于杀伐,要放下屠刀立地成佛?原来,这二百道度牒是作为岳飞军队的军饷和修筑防御工事的开支发放的:二百道度牒,官方牌价就是两个亿,我给你政策,至于怎么用,你自己看着办吧!

    由此来看,度牒交易在宋朝是再正常不过的事。这事是不是很有趣呢?

    本文内容摘自《一起去看宋朝的活色生香》